loading...
load...

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天地 >

论新常态下中职学生核心素养与工匠精神的培养

发表时间:2017-10-26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论新常态下中职学生核心素养与工匠精神的培养              
 
胡冬生
 
摘要:本文通过探究职业教育与核心素养及工匠精神的关系,刍议了我校以如何以“纪律严明,作风过硬,技能优良,素质超群”十六字校训为导向,培养中职学生核心素养、铸就中职学生工匠精神的经验和体会。
关键词:核心素养、工匠精神、纪律严明,作风过硬,技能优良,素质超群
 
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这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提“工匠精神”,由此可见,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新常态下,具备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的高素质技能人才已成为市场和社会急需的人才。
职业教育是以培养技能型人才并帮助技能人才实现技能就业与技能成才为目标的教育形态,“工匠精神”是技能人才的重要属性与特质,理应成为技能教育的重要内涵之一。在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方兴未艾构建之际,有意识、有计划地加强职业学校学生工匠精神培养,具有十分重要的时代意义与现实意义。
我校以军事化管理为抓手,以“纪律严明,作风过硬,技能精良,素质超群”为要求,通过弘扬红色革命教育和加强传统文化学习,对新常态下中等职业学校如何培养学生核心素养、锻造学生工匠精神做了一些探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现刍议如下:
一、中职学生核心素养培养和工匠精神培育的必要性
中职学生核心素养主要指学生应具备的、 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让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和职业能力,不仅能促进学生个人的成长进步,还对他人、对集体、对社会、对自然界起着积极作用。
工匠精神,从历史的源远看,它是千百年来手工生产流程中,流传下来的一种刻苦认真的精神。从时代的发展看,工匠精神是一种职业精神,是人们在职业过程中,以动手能力与创造能力为基础,展现出来的一心一技的职业热情、一丝不苟的职业操守、一以贯之的职业行为以及独当一面的职业状态。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对劳动者的要求越来越高,除了专业能力外,更提出了情感、态度及价值观等方面的要求,如诚实正直、守时负责、守正创新、自我学习、与人合作等。可是,作为职业教育工作者,我们知道职教校园中存在着不少这样的学生:他们思想认识模糊,公德意识缺失,知识见闻狭窄,文化素质偏低,性格怪异暴戾,盲目排外崇外等。不少学生一踏入社会便暴露出自己的不足之处:如只谈享受不谈奉献,缺乏敬业精神和奉献意识;为人处事鲁莽偏执,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差;眼高手低干事浮躁,动手能力和适应能力差等等。此类现象的出现、发展和延续,都将对素质教育所倡导的全面发展具有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的职业人形成冲击。
作为职业学校,作为职教工作者,学生的短板我们早已知悉,社会对职业人的高要求我们也很了解。那么培养其具备怎样的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怎样培养他们具备适应社会需要的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是职业学校亟待解决的问题,势在必行。
二、中职学生核心素养培养和工匠精神培育的途径
职业学校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好比是通过体育锻炼让学生拥有一个强大的心脏,赋予汽车一台马力强劲的发动机,塑造学生的工匠精神好比通过体育锻炼赋予学生旺盛的精气神,赋予汽车一套优质的传动系统,两者都是最为关键的生成要素。要想使学生走向社会成为一个优秀人才,就必须着眼学生长远发展的根本大计,在全方位全层面上加强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和工匠精神的锤炼。我校从三个层面来塑造:
(一)坚持军训开路,注重养成跟上
军训是中职生入学后接受的一次特殊教育。军训作为中职学生入学的第一课,能否充分发挥其载体功能,通过有目的的引导和训练,使中职生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生活、学会做事、学会创新,培养与社会主义道德规范相符合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及道德品质行为习惯,完成由他律到自律的转化,促进人的全面、健康、和谐发展,为中职三年的教育奠定良好的基础,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学校实行军事化的德育管理,对养尊处优的职高学生来说非常必要。我校作为“国防教育特色学校”中唯一一所中职学校,坚持“军训开路,养成跟上”理念,从思想教育到军事训练,从队伍操练到内务整理,从学校汇操到军营参观,从集中军训到长期养成,这一系列军训课题,处处体现了“严格要求,严格训练”的“两严”方针。每日早训话、午军歌熏陶、晚新闻述评的“一日三课”锤炼了学生优良的品质;每周一队列训练,每月一军训会操,每期一军训阅兵,培养学生站如松、行如风、坐如钟的军人气质;只要不下雨下雪,每天坚持全校做好课间操,要求操姿标准,整齐划一,集合快、静、齐;每次集会,站在队伍里要求保持军姿。在这样一种模拟部队的环境下培养了学生五个特别精神(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创造、特别能尽责,特别能战斗),克服了独生子女、留守学生身上的行为习惯和心理疾病,这种培养学生吃苦、忍耐、创新、尽责,具有战斗精神的德育模式不正是培养学生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的体现吗?
(二)制定严明纪律,形成过硬作风
“严师出高徒”是至理名言,学生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的养成必须在严格之中获取,军营出帅才,是因为军营坚持严格管理,严格要求,所以帅才辈出。人缺乏了严格的要求,就容易滋生惰性,而惰性是人的自然属性,也是一种最为可怕的陋习,要使这一自然属性转化为勤奋进取,必须通过严格的管理施加一定的压力。我国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教育就是培养习惯。”培根也说过:“习惯是一种顽强的巨大的力量,它可以主宰人生,可以管人一辈子。”即所谓“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这正是工匠精神中技术理性的一种表现。技术活动本身体现了人们求真、求美的理性追求,技术理性的实践智慧使工匠能在各种欲望中审慎选择,追求被理性所肯定的东西。所以一所学校,必须形成严明的纪律,有了严明的纪律才会让学生养成良好的习惯,学生才会成为高徒,也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现代工匠。
硬即:思想过硬、素质过硬、作风过硬。工匠精神,即用精益求精的态度对待学习和工作,现实生活中,有的人工作一鼓作气,雷厉风行;有的人工作拖拖拉拉,疲疲沓沓;有的人工作迎难而上,不畏艰苦;有的人工作迎难而上,不畏艰苦,有的人工作迎难而退,怕苦畏难,这都是作风的反映,优良的作风能成事,不良的作风会败事。我校对师生的作风要求是“作风过硬”,这种过硬的作风能使人产生韧性,有了韧性就会在工作中百折不挠,无往而不胜。
工匠精神的内核是精益求精,与我校“纪律严明,作风过硬”的工作作风一脉相承。早在二十几年前年我校把培育学生工匠精神与队伍作风建设、与职业道德建设结合起来,要求学生站有站姿,坐有坐姿,走有走姿,操有操姿,凡事都是有要求,事事都得落实,落实情况在学生素质考核表上量化体现。渐渐地,学生由不习惯到习惯,觉得太严到认为应该从严,正是因为学校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所以我校的学生才锤炼成铁打的兵。
(三)练就精良技能,确保素质超群
技能是一个人的生存之本,人有了技能就有了谋生的手段和资本。人们这样评说:家有千金万银,不如薄技在身,社会千变万化,万变不离其宗。职业学校培养的人才,技能不但不可缺少,而且必须是达到精良的技能,学生才会有竞争的实力
人的素质对其发展至关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决定人的命运。机遇只会降临到有素质的人头上。当今的社会是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公平、公正、公开的用人机制,更加体现出社会的竞争就是素质的竞争。学校为了适应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和办学品牌的打造,必须培养出素质超群的学生,才能实现学生与学校的共同发展。
与之对应的“工匠精神”中的“工匠”强调的是实践工作中专业方面的技能、技艺和技术,而“精神”强调的是专注、忠诚及精益求精的职业追求,也是知和行的辩证统一。找到两者之间内在联系,并将培养“技能精良,素质超群”合格中职学生的要求与“核心素养和工匠精神”的理念有机融合,深入挖掘其中的丰富内涵,紧扣中等职业学校的本质属性,把对每个学生的职业化培养贯穿于教育教学全过程,从解决学生“四感”即:长期学习不好造成的落差感;家庭和社会歧视造成的压抑感;环境竞争残酷造成的自悲感;看不到前途而造成的迷茫感入手,加大对学生专业技能的培养,逐步把质量意识、敬业精神、职业道德等价值观念根植于学生心灵之中,促进“德技同授”与“德艺双馨”目标的最终实现。
多年来,各级领导,兄弟学校,特别是各用人单位,对长汽的管理赞叹不已,对我们学生的素质赞不绝口。市教委原主管李裕敏主任,曾说过这样一席话:“我经常去这所学校,不管白天晚上,下雨天晴,也不管是通知还是不通知,他们都是始终如一。”观看我校两次军训大阅兵后,李主任深有感慨地说:“一次是盛夏出太阳天,学生坐在热气逼人的水泥地上,个个纹丝不动;另一次突降暴雨,学生浑身透湿,同样是纹丝不动,这真是老天爷不把信,学生露出硬功夫。”
总之,我校以军事化管理为抓手,对学生进行有计划有措施的教育与锻造,通过弘扬红色革命教育和加强传统文化学习,对学生浸润核心素养;通过校企合作、工学结合,产教融合等方式来教育培养学生的工匠毅力和追求,帮助学生制定职业生涯规划,接受工匠行为的历练等。真正把学生培养成具有扎实知识、严明纪律、过硬作风、优良技能、超群素质的深受企业和社会欢迎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人才,受到多方好评。同时也使我们在学校管理和学生培养上,进一步找准目标、把握方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参考文献:
1、吴慧,《新常态视野下中职学校学生工匠精神培育》,《课程教育研究》, 2017 (4)
2、郭巍巍,《高职学生工匠精神培育与核心素养提升研究》,《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6 (12) :165-168
3、刘路永,张发兰,钟晓虹,《中职学生工匠精神培育的必要性和措施探析》,《教育学文摘》2017年1月总第217期